鍗冧嚎鍥介檯

 

  旺旺国际目前,拥有140万人口的新化县有十多万人从事复印相关行业,每十个新化人就有一个人在复印店工作。5万家复印店遍布全国各县市,占据了全国复印店的80%,同时还几近垄断了全国每年15万台的二手复印机市场和大部分办公耗材经销。新化人在事业上的成功不仅仅为家乡带来了巨额财富,更为重要的是对整个中国复印产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打印复印、论文排版、菜谱制作、CAD图……在高校周边,潜伏着这样一批复印店,占地一二十个平方,装修简陋,进门便可闻着一股焦墨味,房间里挤满好几台冰箱大小的复印机,桌上堆满纸张,店内两三名操着难懂方言的工作人员忙着排版、打印,机器发出“滋滋滋”的响声,席间还可能有个小孩玩耍。

  近日,关于北大博士马旗军的论文《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在网络上悄然走红,将这批不起眼的复印店推向了的顶峰。全国范围内,它们的老板居然大都是新化人!近日,红网记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专项调查。

  4月16日,记者到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周边对新化复印产业链的“终端”复印店进行了调查。

  “湖师大、湖大学校周边80%以上的店子是我们新化人开的,即使个别店不是新化人开的,他们购买二手复印机、办公耗材还是要找新化人。”16日下午,湖南师范大学附近一家名为“红梅图文”的复印店老板罗波告诉记者。罗波,新化县洋溪镇人,现年40来岁,从事复印工作十多年,这家复印店现由他和妻子经营,复印店被他称为新化复印产业链的“终端”。

  90年代末,罗波的妻子从原单位,为维持生计,妻子率先在家乡干起了复印店,收入每况愈下的罗波也随后加入。“2005年,我们来长沙在中南大学附近同时开了3家店复印店。”罗波说。“同时开三家店实在太累了,店子每天从早上七点开到次日凌晨1点,一年到头除了春节期间夫妻俩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现在想都不敢想,所以只开一家了。”罗波继续说道。

  谈到复印店的收入时,罗波显得有些难为情。“年收入嘛,这个不好说。不过我们家现在在长沙有两套房一辆车,家里修了一栋楼房,还准备修第二栋。”他说。而另据一名新化知情人士透露,普通夫妻店年利润一般在15万以上,多则四五十万。正因为这个行业带来的可观收入,又基于地缘、血缘关系,使得同乡之间“亲带亲、邻带邻、将复印店模式迅速扩张开来,复印店在复制纸张的同时也在复制。16日下午,记者在湖南师范大学附近发现一位年仅18岁的复印店女老板。

  这位女老板叫杨敏,来自与洋溪镇毗邻的槎溪镇,中学毕业后在老乡的复印店当过一段时间学徒,10天前在师大附近和好友陈佩佩一起盘下一家名为“风采广告”的复印店,开始了又一代新化人的复印创业之旅。

  为什么会选择出来开复印店?“我们家大堂哥在开(复印)店,二堂哥在西安开店,嫂子在长沙步行街开店,连才17岁的表弟都已经做了一年多学徒,所以家里人就让我出来先干着。”杨敏回答说。据杨敏介绍,在他们那里,初中毕业就可以当学徒了,一般在复印店学三年就可以出来开店,学的快的还不用三年。目前,杨敏和陈佩佩以几万元的价格盘下这家店子,店面租金1000元/月,由于地理不佳等原因生意并不是很好。“不过,相信也不会太亏,先干着吧,也没什么其他适合我做的。”杨敏说。同时,记者还打听到,新化人出来开店的不仅仅只有中学毕业生,还有不少大学生、研究生。

  从较早接触机械打字机的“开山鼻祖”易氏兄弟、邹联经到95后杨敏,这已是第三代新化人跨入复印产业。

  走红论文作者北大博士冯军旗指出,在新化复印产业发展过程中,以二手复印机为中心的产业链的形成对产业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无论是在学校周边还是繁华街道的某个小角落,我们所看到的那些复印店的背后有一个更加庞大的二手复印机产业链为它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从机器到碳粉,从机器维修到纸张供应。

  谈及新化二手复印机的发展,罗波至今仍略带悔意。“如果我当初就跟着他们出去捣鼓复印机,现在身价不下5000万了,哪还用得着守着这复印店!”他说。

  在冯军旗的论文中,提到了一个推动二手复印机产业的重要人物曾旗东,而罗波恰巧和曾旗东的一兄弟要好。“1990年左右的时候,曾旗东在沿海搞二手复印机买卖发了大财,他兄弟也拉我一起去做,但我那时在家的收入也还行,就没跟着他们去。”罗波说。据罗波介绍,曾旗东、邹联经、邹联敏等人早年在广州学会了复印机维修技术,后来又从人那里买来许多来自日本、美国等国的二手复印机,运用自己掌握的维修技术进行翻修,然后批发零售赚钱。

  罗波告诉记者,目前新化人在长沙有两家比较典型的二手复印机经销公司——广州创友和长沙恒宇,创友在长沙、广州、和贵阳等地都设有分公司,总部在广州,而恒宇公司总部设在长沙,在贵阳设有分公司,

  “从根本上来讲,是做(二手复印机)设备的推动了复印店的发展,做设备的引导了整个新化复印产业。”邹和平说。据邹介绍,一方面,一部分人通过翻修复印机学习了技术,为开复印店提供了条件;另一方面,源源不断的翻新复印机供应为开复印店提供了大量廉价设备,降低了开店门槛,提升了盈利空间,增强了市场竞争力。

  “翻新的机器多了往哪里销?他们必须自己造出一个产业链、一个终端来消化,不然就会噎死。”在长沙科佳商业广场从事多年OA办公设备经销的指出。认为复印店和二手复印机经销商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一旦二手复印机供应链断裂,全国5万家新化复印店终端就会很快饿死。

  曾垂勇也表示,长沙2000多家复印店都与自己的公司有一定业务往来,为复印店提供设备、维修服务和耗材,如果没有它们,自己的大部分产品就卖不出去。

  正是大量的廉价二手复印机推动了复印店的快速扩张,同时复印店的扩张也为二手复印机带来销,于是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产业链。

  2015年2月,由新化县委、县调度协调,新化复印商们在县城组织召开了一次大型文印产业博览会,富士施乐、柯尼卡美能达、佳能、三菱、惠普、精工、川本等国际巨头纷纷派代表参展。从开始的机械打字机到黑白复印机再到彩色复印机,新化人的翻修、维修水平也随着复印机的更新换代而不断升级,整个产业链也随之完善、扩大,新化人在文印产业越来越具影响力。

  据新化县政协副、县工商联彭盛介绍,目前新化复印产业主要涉足全新OA办公设备代理、办公耗材经销、进口二手设备翻新和图文店。“图文店这一块,投资100-500万的大型店我们占了全国的50%,而小型夫妻店我们占了80%,遍布全国各个县市。”彭盛说。

  彭盛表示,新化复印是一个很有地域特色的经济现象,新化人很团结、能吃苦。为了推动新化产业向更高层次发展,我们成立了“新化数码快印商会”,并在主要城市设有分会。

  “当前我们也面临一些问题,部分从业者学历不高,新化复印产业亟待转型升级。”彭盛说。他表示,一方面无纸化办公对复印店造成一定冲击;另一方面,复印店同质化严重,店子过于密集,价格竞争极为激烈,高端店面不多,小规模夫妻店占大多数。

  邹和平则指出,新化复印未来的一个重大机遇是办公设备租赁服务,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严控办公经费,这为租赁提供了重大契机。据邹介绍,以前机关一律购买昂贵的新设备,造成了大量办公经费的浪费,并为采购权提供了寻租空间。“通过租赁购买社会服务不仅会大幅降低其办公支出,同时也将为新化复印发展注入持久动力。”邹和平说。

  同时,在终端复印店这一块,新化人已经在着手实行复印店全国连锁,尝试品牌化经营,如湘印天下、六九快印。

  而对于冯军旗提出的“办公设备制造”领域,邹和平则表示,新化人暂时并没有涉足的打算,办公设备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和苹果手机一样快,没有巨额资金的投入是制造不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市场竞争力的复印机的,其研发成本不是一两家民营企业所能承担的。

  最近几天,梅艳芳92岁母亲欠房租被强制搬家的消息让不少网友。梅艳芳近亿元的遗产都去哪儿了?

  中国地面大,人口多,官员也多。全国有多少处长以及处级干部,难以计算,说多如牛毛,不夸张。如果没有处长,韩庚的爱情会美好,但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处长,这个国家将会怎样。

  “当时你们部长们都来开会了,会上都没有不同意见,现在难道还需要几个处长来‘把关’?”说出这番的,正是当今国总理,而且,是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

  用一种不公的制度,去弥补前一种不公制度出现漏洞,这种做法常不可取的。史学家钱穆曾经曾发明了一个制度陷阱理论,许多人称之为“钱穆制度陷阱”。我国既往制度演绎的传统是,一个制度出了毛病,就再定一个新制度来纠正它,相沿日久,一天天地繁密化,常常就变成了病上加病。